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片 视频 健康 手机版
菠菜 空心菜 白菜 菠菜 莴苣 芹菜 香菜 生菜 茼蒿 小白菜 油麦菜 大蒜 蒜苔

《团圆的故事》系列④

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人气: 发布时间:2019-02-12
摘要:【编者按】在国人心中,幸福就是一家人团聚,阖家欢乐。团圆是中国人的心中有一种文化遗传密码。每逢春节,多少人长途奔袭,历尽辛苦,也要与家人团聚。在聚少离

《团圆的故事》系列④

【编者按】在国人心中,幸福就是一家人团聚,阖家欢乐。团圆是中国人的心中有一种文化遗传密码。每逢春节,多少人长途奔袭,历尽辛苦,也要与家人团聚。在聚少离多的今天,团圆显得更加弥足珍贵。家圆,团圆,碧桂园。2019已亥春节,乐居联合碧桂园向全国网友发起《团圆的故事》有奖征文,记录那些有关春节回家、家人团圆的感人故事。

文/鲁侠客

1992年年初,我在上海一所大学读大三。因为准备考研,所以打算晚点回山东老家过年。或许太用功,直到阴历二十八才想起,还没买火车票,“坏了,可别没票了,那就惨了”。一言成谶,到火车站一看傻眼了。所有火车票全部告罄,抱着一线希望,再去汽车站看一眼,售票员说,暂时没票,明天来看有无加班车,当时那个肠子悔青了,自己骂自己,“你这头蠢驴,研究生级别的蠢驴”。

为了一张票,一夜失眠,做的梦,不是大巴车坏在路上,就是小便憋着,急得找不到厕所。最后终于找到小树林,欢快地洒水车样一泻千里,结果醒来骚得脸红,尿床了。赶紧拆了被单,趁没人注意,洗净晾晒。好在,这番狼狈样感动了上苍,年二十九到车站,就剩最后一张三十的加班车,售票员说,你运气真好,本来有个人订了,有事走不了,否则,没你的戏。

我就剩磕头了,谢谢两字说得都有点结巴。三十的票是早上七点的,我算了下,得十二个小时才能到家。早早给母亲打了电话,母亲埋怨了好一阵,“你小子书呆子,买不上票不准时回来,就别做我儿子了”。说得很严厉,我听出来母亲话尾音里的高兴劲。他这个有出息的儿子,何尝不是她的心头肉,因为早产,出生后差点夭折,母亲说,那时,基本天天阿弥陀佛,佛祖感动了,阎罗殿才没有收留我。

采购齐备上海的一些土特产,我数了下,有七八样,虽然花钱不多,但都是实惠的当地小吃,之前每年回家只要母亲、父亲喜欢的,我第二年接着买。因为兴奋,当天晚上基本没睡,三十早上六点多点,就到了车站。我心里一直犯嘀咕,上帝保佑,路上千万别出状况,否则,年夜饭吃不上,就惨大了。

越想顺,越适得其反,车到了徐州附近,抛锚了,我那个急,恨不得骂天,“师傅,你们怎么检查的车,为什么偏偏这时候出猫眼”?司机狠狠地瞪了我一眼,“要不你来修,站着说话不腰疼,我们愿意车坏在路上,你这个挑剔鬼”,看着司机比我高出一大截,若要撕扯起来,我非得吃亏不可,好汉不吃眼前亏。我只有忍气吞声。车终于半小时后修好了,“解放区的天,是晴朗的天,解放区的天,是艳阳的天”,我边哼着,边有跳秧歌的冲动。

进入济南市,鞭炮声已是此起彼伏,整个城市被大雷子,小雷子,飞窜的二踢脚,炸成了一个硝烟弥漫的“战场“”。那种熟悉的,令人沉醉的硝烟味,像高度酒一样醉人。我不禁一口口吸着着故乡的硝烟味,像是一个瘾君子抽着大烟。

进到家门,新闻联播的主题曲,刚刚响起来。母亲,戴着围裙,一脸春天的表情,脑血栓后遗症的父亲,颤颤巍巍地站起来,两位老人,老泪纵横,“小勇,你真有福气,就差最后你喜欢的木须肉没炒了,你小子回来了”。

我激动地说,“哎,爸,妈,我有福气”,鼻子一酸,这不争气的眼泪,就开始在眼眶里打转。我自告奋勇,“妈,我来炒最后一道菜”。“好哇”,老母亲,高兴地不住说,“个头也长了,也懂事了”。

我麻利地戴上围裙,洗净黄瓜,金针菇,把木耳用热水泡上,磕了三个鸡蛋,打匀。窗外的鞭炮声,更像煮沸的锅一样, 看样子,非把屋顶掀翻了不可。在震耳欲聋的年三十晚上掌勺,我还是新媳妇见公婆,头一遭。

油一热,随着呲溜一声,把鸡蛋倒入油锅,快火炒成八成熟,然后第二次倒油加热后,姜末葱花大料瓣,随着肉丝,一起下锅,那舔舐锅底的火苗,腾地发出耀眼的红色。煸好肉丝加上黄瓜、金针菇,迷人的菜香味齐刷刷,钻进鼻孔,满屋子飘着木须肉的香味。

母亲,父亲,相互搀扶者,站在厨房门口,一遍遍问,“差不多了吧,勇子,加上你这个菜,今天十个菜,十全十美”,说着两个老人,眼睛眯成一条线,看出来,他这个小儿子,还是给他们带来了不小的惊喜。木须肉这道菜,是立了大功。我心里琢磨,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,多亏在学校宿舍里,偷着炒过几次木须肉,否则今天,哪有这种荣耀。

木须肉端上来了,除了我做的,母亲早早把清蒸大虾,糖醋鲤鱼,滑炒里脊丝,红烧大黄花,熘肝尖,还有父亲喜欢的川菜水煮肉片,歌乐山辣子鸡准备妥当了。凉菜有我喜欢的菠菜粉丝海米鸡蛋,芥末金针菇。“太好了”,望着一桌丰盛的除夕年夜饭,属马的哥哥吆喝着,“快快端酒”。我一看,今晚好酒的哥哥,三中全会全搬齐了,泸州老窖白酒,啤酒趵突泉,还有母亲喜欢的张裕葡萄酒。

“干杯”,由于高兴地过头,四个杯子显然也跟着兴奋了,有力的碰撞后,酒都从杯沿飞溅出来。窗外震耳欲聋的鞭炮声有增无减,不知谁家燃放的焰火,窜到我们家阳台窗户上,整个窗外夜空被照亮了。我偷偷滴瞟一眼父母,血栓后脆弱的父亲,正抹着眼角。我心里一热,仰脖灌下一杯52度泸州老窖。最后一班大巴,带给我最香的一顿年夜饭。第二年,父亲由于旧病复发,永远地走了,从那后,我再也没吃过这么香的一顿年夜饭。

青驼网

新闻投搞邮箱:新闻网新闻线索QQ群:165089991
责任编辑:采集侠
| 祖坟风水 | 墓地风水 | 办公风水
首页 | 资讯 | 关注 | 科技 | 财经 | 汽车 | 房产 | 图片 | 视频 | 健康

 技术支持:国新网络 主办单位:国新网络 主管单位:网络

电脑版 |广告投放 |新闻线索QQ:2213219268| 移动版 |

新闻线索:

| 风水网 | 在线测算 | 风水大师 | 祖坟风水 | 化妆 | 夜场化妆 | 年会化妆 | 夜场服装